金庸先生通武术

   金庸先生走了,九旬高龄,也不算是悲事了。从小读他的小说长大,乍闻心里有点空。先生的文笔世所公认,我想写写先生不为人知的一面,他是通武术的。



0724f8c659b041a7b13262005cb84228


   在《雪山飞狐》中,胡一刀与苗人凤沧州比武,可谓荡气回肠。两人惺惺相惜,打了不少时日。其中胡夫人发现苗人凤在出“提撩剑白鹤舒翅反击”之前,背心必定一耸,似乎有点怕痒,认为可以以此赢他。这是有道理的,背心一耸实际是肩胛骨上耸,处于耸肩的状态。武术中要求沉肩坠肘,肩胛骨松开前张,“琵琶骨,活如扇”,这样根节的劲力才能通达于手臂。背心上耸五弓不全,浑圆力破矣。


   在《天龙八部》中,游坦之练习易筋经时,“觉身上的奇痒似乎化作一线暖气,自喉头而胸腹,绕了几个弯,自双肩而头顶,慢慢地消失。”我在初学白猿通背拳时,师父即传一套拉伸操,为拉伸盘身之法,为拳术的基本功。据我所知,不少拳术有此基本功,叫法不同。全身大致松开后练功,随便做几个简单的动作,体内就会有热流流动的现象。萝卜酒说阳经是热的,阴经是凉的,当是更深一层的体会。此时练功,精气入骨,日增一纸,体内骨缝发痒长东西,如同软组织受伤长肉芽的感觉。此为练功改造生理的现象。


   在《射雕英雄传》中,金庸先生写欧阳锋练蛤蟆功,凭白遭不少读者耻笑,包括少时笔者自己。实际上婴儿出生后,本能就是四肢着地爬行,这个姿势最容易体会腹式呼吸。“汉氏华佗象理阐扬,五禽游戏保人健强。”华佗作为医家圣手,提倡的五禽戏亦是象动物形而取意练身。八卦门中有玉蟾的说法,是内练的法门。金庸先生如此写西毒,也是有根脚的。


   在《飞狐外传》中,赵半山传胡斐太极门的乱环决和阴阳决时,强调“临敌之际,务须以我之正冲敌之隅;以我之重,击敌之轻;以我之轻,避敌之重;以我小力,击敌无力处;我以环形之力,推得敌人进我无形圈内,那时欲其左则左,欲其右则右,然后以四两微力,拔动敌之千斤。”练拳的朋友都能看出,这些口决就是太极拳的用法。我在一篇文章中读到过,吴式太极拳的吴公仪先生和金庸先生是朋友。他能用此口决也就不意外了。


d811e75d03d648f894ef3f41784a2c25



   在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张三丰临敌授张无忌太极剑。传完后张无忌全忘了,张三丰反而叫好。形意拳宋世荣先生曾讲“或吾胸中有千万法也,或吾胸中浑浑沦沦,无一着法亦可也。无一法者,有一气之合也,以至于应用之时,无可无不可也。有千万法者,是一气之流行也。”宋先生说的无一法,张无忌的全忘了,正是人的先天本能,为无为法,所以张三丰言善。实际上宋先生境界高,千万法随心所欲。老辈的有些武人为了加强武术技击一面,只练一两个式子,甚至左右两面只练一面,只为受到攻击时能瞬间出招反击。


   在金庸先生的诸多小说中,这样的例子还不少,就不一一列举了。小说难免有夸张的想象,但结合自己的练功体悟,我认为先生是通武术的。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,都来自于积累。上学时读先生小说,发现他对于历史、文学和传统文化的积累很深厚。情商也高,所谓人情练达即文章。武学也是同样的道理,“水之积也不厚,负大舟也无力。”练拳不可急于求成,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总有登堂入室的一天。


   实际上传统武术的修炼体悟,比金庸先生的小说还要精彩。




本文来源于网络


创建时间:2018-11-01 16:08

金庸先生通武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