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联系热线:

0359-2539014

WMA明年有调整 动作更开放比赛更精彩

首届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已告段落,WMA出品方在总决赛结束后的第二天(9月6日)召开了媒体见面会,就联赛的发展规划、技术改进、规则完善与赴黄山报道的多家媒体进行了交流与探讨。以下是WMA出品人阮伟答记者问部分的内容。

  

Q:新赛季的技法是否有更新?

  

阮伟:新赛季,WMA的技术标准会有比较大范围的修正。

  

中国武术讲“踢、打、摔、拿”。本赛季的腿部动作看起来很少,部分原因是因为运动员训练时间太短,没有做出来。今年大家看到比较多的是蹬一根、左右分脚。下赛季,腿部动作会有大幅度放开。这会更加有利于运动员的发挥,动作更加舒展。另外,拳、掌、肘的动作也基本放开。

  

12月份的第一周,我们会有运动员的注册赛,这是对新赛季技术标准的一次检验。同时我们还将有第二次修正,这样才能确认修正后的技术标准在擂台上到底能不能打。

  

本赛季推出的30招,的确有不少问题,太极拳的一些招式无法短时间内在擂台上展现出来,因为它们过于细腻,技术性太强。比如它的“拿”法,在擂台上就很难表现。

  

但是新赛季,运动员可以使用任何一种中国武术界认同的、国内有记载的中国拳种的拿法。使用完之后,任何一个俱乐部都可以独家使用。而且一旦你使用了这种拿法,我们甚至可以把这个拿法用运动员的名字命名。由于拿法不容易掌握,技法较难,我们在拿法上的加分会比较多,加到顶了就会出现“KO”。也就是说,如果一方被对方持续拿住5秒,那么被拿一方KO,出局。但是头部、颈部不行,其他身体部位都可以,包括关节。

  

摔”,强调一个“快”。如果在2秒之内完不成基本动作,就算搂抱。这是以中国运动员的身体条件为根据的。中国运动员的速度快,但是力量不如欧洲选手。为什么考虑到欧洲选手?因为WMA的目标很明确,一要打亚洲选手,二要打欧洲选手。所有技术动作的确定都是围绕着既能适应泰拳、空手道的打法,也能适应拳击的打法,以达到中国武术能打天下的目的。正基于此,我们还将挑肘、压肘、扫肘、顶肘都纳入进来,并允许将踢变成用膝盖攻击对方。

  

总之,明年的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,运动员将会以最简单的动作进行对抗,但必须按照技法。

  

Q:新赛季的规则有怎样的调整?

  

阮伟:新赛季的规则要在技术标准确立之后才能最终出炉,时间大概是12月底。

  

新赛季,选手的得分手段主要有:1、明显位移得分。摸胸与打点的方式都不会存在,我们要求运动员的出招必须要让对手形成位移才能得分;2、倒擂得分,即打倒在擂台上得分;3、下擂得分;4、被拿住后持续5秒,直接KO出局。

  

另外,腾空动作会有加分。只要双脚离地并击打到对手,并且产生位移,就得分。还有就是反败为胜,比如在被对手击倒地后展开反攻,用勾扫或者钳扫,那么先倒地的不丢分,后倒地的丢分。

  

明年我们在裁判员的设置上不会像今年这么复杂。我们要认知中国的传统武术,但不能迷信。现在我们从迷信中走出来了,我们将重新认识中国武术的技术技法。新赛季的规则肯定要在技术动作出来后才能确定,也就是说在注册赛后才能完成规则的制定。但肯定的是,规则会更加简单化,要走近老百姓,让老百姓都看得懂。

  

Q:拿法的使用和判定很容易出现争议。综合搏击的“拿住”,是靠运动员拍垫示意来表示的。WMA新赛季要加入拿法,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?

  

阮伟:加入“拿法”是为了让俱乐部在训练中去思考、去实践,看中国武术的技法到底能不能“拿住”。

  

我们现在的动作不比空手道多,但以后会加入一些动作。有些拳种确实有实战性很高的动作,我们都会吸收进来。但是技术动作不放到擂台上打3、5年,是无法断定它到底能不能打的。《武林大会》这两年打出来的动作,我们现在才放进来。我希望保护WMA的技术动作,但不意味着我不接受技术的改进。

  

我们一边对现有技法进行总结,一边也加上《武林大会》这两年打出来的好动作,然后再进行技术动作的研究。我不敢保证这些动作一定很好,但是通过注册赛我们会最后确定下来。比如穿裆靠,我们也没想到袁彪能打出来,还不止一次,而且后来在对方有所防范的情况下仍然能打出来。

  

我无法断定中国传统武术的技法能不能用,但是我想说的是它们没有以擂台的形式进行实战的机会。假如我们有一个职业联赛经过这么多年,从开始的2个动作、3个动作发展30年,会有怎样的成果?

  

另外,在下个赛季,我要求运动员的步法是武术的步法,而不是散打的跳跃式步法。中国传统武术的擂台是圆的,所以运动员应该是走弧线、打直线。任何搏击项目在实际比赛中都是在最近距离以最快速度碰上,但不一定就要直上直下。实际上所有运动员都在寻找最近距离。而武术在搏击过程中,讲究近距离,这一点和西方拳击不同。武术是粘着你打、追着你打、贴身打,离开没法打,而西方搏击是打一拳就放开,必须保证一个位置来打。

  

Q:请介绍一下WMA和俱乐部的运营情况?

  

阮伟:俱乐部的运营和常态的冠名,或者是在运动员的服装上贴标识不太一样。我们的方向是,俱乐部要往投、融资方面发展。欧美的俱乐部能那么快强大起来,很大原因是因为金融业的发达。俱乐部本来就是文化产业,文化产业起步在概念上。在概念方面,要让投资商产生关注。国外的俱乐部既有融资型、明星型,也有品牌型。我们联盟会协助各家俱乐部实现他的运营想法。

  

而从联盟的整体运营来讲,我们主要是赛事组织和宣传。我们对俱乐部的整体运营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,而不是决定性的作用。不过在赛事的全球报道权上我们全权来做,运动员的经纪我们也会参与。

  

我们在运营方面的劣势就是年轻。WMA和各家俱乐部都是刚刚起步,俱乐部的整体模式不是完全清晰,在理念和概念上跟不上,而这一点正是最可怕的。从开始到现在,我们基本上是在帮助俱乐部建立一个竞赛产业的理念,让俱乐部既作为一个生产车间,又作为营销机构去发展。一方面帮助俱乐部形成完整的运营架构,然后在选才方面提出要求,提出制造明星的要求。赛事不精彩是一大劣势,但是这也意味着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去发展,所以明年才会更精彩。

  

Q:WMA既然是中国武术的对抗性比赛,应该是可以跟外国的搏击、泰拳或者空手道交流的。WMA是不是可以成为更开放型的比赛?有没有这个打算?

  

阮伟:有。我们希望运动员既能打亚洲选手,也能打欧洲选手。我们要把WMA放到全球。

  

Q:新赛季在选手的级别上有没有新措施?

  

阮伟:《武林大会》两年来的冠军,平均身高在1.8米左右。太高的打不出技术,太矮的太弱,没法打。所以,我们今后的运动员标准,身高要在1米75到1米90之间,体重在75公斤到90公斤之间。5名选手可以有一名不在标准之内。这样是为了让比赛更有趣味性、可看性。而限制身高、体重主要是为了能打出腾空动作、踢腿动作。

  

Q:为什么不放开头部攻击?

  

阮伟:放开头部攻击,对运动员的职业水准就有更高的要求。尤其是要具有抗击打能力,越有抗击打能力,水平就越高,危险就越小。现在,运动员的职业性能还不足,所以不放开头部。

  

不过我们有一个设想,放开头部要分两步走。先放开腿部对头的攻击,再考虑手部对头的攻击。我们会根据注册赛选手的身体状况,再考虑腿部是否可以放开(打头)。我个人希望运动员的腿法超越手,这样就更具观赏性。

  

Q:俱乐部应该如何选材?

  

阮伟:关于选材,一般情况下我们不过多干涉俱乐部的选择。如果我是俱乐部老板,我会选择有可塑性的运动员。在任何联赛中,运动员都是产品。作为经营者来说,就必须考虑到持续性。俱乐部必须培养具有自己俱乐部特色和联赛特色的选手。

  

Q:运动员的待遇怎么样?在运动员以后的发展上有什么措施?

  

阮伟:关于待遇,公开的可能性不大,奖金额明年会公开。而在运动员以后的发展问题上,我们会提建议,比如让俱乐部跟某大学建立联系,运动员打到某个名次,就可以上大学。大体协一直是我们的主办单位之一,目的就是为运动员提供发展空间,这是俱乐部以后的工作内容之一。运动员的出路、人生规划我们是要考虑的。这也是为了让运动员们更安心的比赛。而随着俱乐部的发展,运动员的收入也会增加。


创建时间:2009-12-03 11:25

WMA明年有调整 动作更开放比赛更精彩